一個130萬元項目評估資助的“投資”哲學:資助_罐頭招商網

2019-06-19 16:04 投稿人 :銅川招商網 圍觀 :160次

 大約兩年前,挪威人霍思瑞(Siri Holmebakk,上海互濟基金會副秘書長)去云南省富寧縣一所幼兒園看望孩子們。孩子們都來自當地村莊,大多是少數民族,入園還不到一個月。他們缺乏自信,聽不懂老師在講什么。見到霍思瑞這個外國阿姨,一些孩子顯得極為害羞,有的甚至害怕得哭出聲來。

一年后,霍思瑞再去探訪那所幼兒園,發現孩子們已經變得“非常不一樣”,他們在認真聽老師講課,甚至都沒有注意到她的存在。她問孩子們能否表演一個節目,他們僅僅考慮了一會兒,就大方地給霍思瑞唱了幾首歌。

霍思瑞還發現,這些當地招聘的非科班出身的老師們也開始“放松下來”,不僅敢帶孩子到室外玩,還習慣了游戲式教學和鼓勵孩子們自己解決問題。

一個130萬元項目評估資助的“投資”哲學:資助_罐頭招商網

云南省富寧縣當地幼兒園在上課
 

這是互濟基金會實施的“未來希望幼兒班一村一幼”項目的一個縮影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孩子們和老師們的變化越來越大,這讓霍思瑞和她的同事既驚喜又意外,他們很想知道,這個項目對當地幼兒的影響、存在的問題,以及未來的想象空間。

“共同利益”

2018年4月的一天,宋映泉(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,以下簡稱“北大財政所”)收到互濟基金會顧問邁克爾•海爾曼(Michael Hermann)的一封郵件,郵件中,邁克爾提出希望宋映泉的研究團隊為互濟基金會的“未來希望幼兒班一村一幼”項目做一個“科學一點兒的評估”。

“一村一幼”項目是近年來興起的一種兒童早期發展模式,項目幼兒園主要覆蓋偏遠農村地區的自然村寨兒童,為兒童就近提供低成本的、有質量的學前教育服務。此前,為了完成2020年學前3年毛入園率達到85%的目標,云南省教育廳制定了“一縣一示范”、“一鄉一公辦”、“一村一幼”的學前發展策略和目標。

2017年起,互濟基金會整合社會資源,運用“未來希望幼兒班”(Preschool of the Future,POF)項目理念,為云南省富寧縣“一村一幼”提供教師培訓、督導和管理幼兒班,以及提供教學材料和工具支持等服務。

宋映泉是北大財政所的副研究員,他和他的團隊關注學前教育問題已經十多年,在教育公益項目評估領域頗有建樹,曾為香港青年發展基金在打工子弟學校的“資產建立計劃”項目、北京歌路營基金會的農村寄宿制學校“新1001夜”睡前故事項目、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(CDRF)“山村幼兒園”等項目做過評估。

收到郵件后,宋映泉和邁克爾做了多次溝通,得知互濟基金會對項目做過一些評估。詳細了解原有評估之后,宋映泉發現那些評估在樣本量、對照組選擇、評估方法等方面存在一定局限。

宋映泉對互濟基金會的做法頗為認同,認為“未來希望幼兒班一村一幼”項目“精準地幫助到最弱勢的人群”。此前,宋映泉對邁克爾他們實施的“未來希望幼兒班”印象深刻,這是一個在中國村級社區做低成本幼兒園的公益項目,德國人邁克爾擔任首席代表的“互滿愛人與人”是發起方之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未來希望幼兒班”是中國好公益平臺51個“優質公益產品”之一。

一個130萬元項目評估資助的“投資”哲學:資助_罐頭招商網

云南富寧縣龍內幼兒班課堂老師用樹葉給孩子們上課

2018年6月1日,邁克爾專程到北大找宋映泉,再次邀請宋映泉團隊為“未來希望幼兒班一村一幼”項目做評估。這一次,牛奶招商網,宋映泉答應了。

宋映泉覺得這是“一件有意義的事情”。據他觀察,學前教育領域的問題之一是一些重要研究問題被忽略,許多干預項目是否有效缺少科學評估。這個評估可以在這方面做一些探索。此外,“從教育財政的角度看,如果這個模式可行,將來可以考慮建議政府把它當作一種辦園模式來推廣”,他說。

在與互濟基金會交流中,宋映泉想到此前來辦公室交流的北京三一公益基金會(以下簡稱“三一基金會”),覺得其“科學公益”理念與互濟基金會項目評估需求頗為契合,于是就建議他們向三一基金會尋求評估經費支持。

巧合的是,從2017年開始,互濟基金會就與三一基金會互動不斷。早在互濟基金會正式注冊前,三一基金會副秘書長沈丹璽就注意到了“未來希望幼兒班”項目,并對其扎根農村社區探索兒童早期發展的路徑頗為認同。

項目論證階段,沈丹璽覺得,“未來希望幼兒班一村一幼”項目評估符合三一基金會“推動科學公益”的使命,便有意進行資助。

相關文章

.h赛马会